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杨林de博客

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

 
 
 

日志

 
 

【原创】消失的大学(梦的虔诚之一)  

2015-01-16 11:40:13|  分类: 小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胡杨林


【原创】消失的大学(梦的虔诚之一) - 胡杨林 - 胡杨林de博客


     

       您可要设身处地为我想想,我那可怜的大学一周之内消失在稳稳当当的地平线上我的心里什么滋味?跟您说真的,我可不是个耸人听闻、海阔天空的家伙,我不得不尊重那些哪怕是痛苦的真实。该记住的,我与您共享;该忘却的,我先在我心里头起劲儿地埋葬、发酵,然后将其转质为酒浆一类的东西,还是与您共享。


       1990427日那天,我背着破行囊,拖着疲惫不堪的大脚片回到了小别一周的学校,操场上没一个人影,四周死一般沉寂,闷热的气流和扎人的阳光却是动的。一个个用来包装电冰箱的硕大纸箱搭建起入云的摩天大厦,午后的阳光照在上面,令人惊悚和窒息,仿佛圆明园里陡然出现的建筑群。我瞠目结舌,木然地向前走着,任凭身影在地面上没完没了地变大、变小、变长、变短、变美、变丑,那是太阳温柔又调皮地和我开着莫名其妙的玩笑,我心里暖洋洋,脑袋热腾腾,一把扒下棒针套头大毛衣,挽起看不出颜色的衬衫袖子,随手在牛仔裤的破口袋里模出根皱巴巴蝴蝶泉抽了起来,一股灰色的浓烟在我面前凝注,又不可挽回地四散开去了。


       苦了蝴蝶喽,我想。


       宿舍。我习惯地用脚踢开门,音乐山响,几个穿蓝球衣球裤的傻小子正玩命地随着狗咆食的节奏练着什么健美操,我懵懂。一个慌张的念头突然蹦到我的脑子里,一周前听辅导员说将有外省的篮球队来此集训,搞什么全国比赛,会在我们的宿舍住。可我的哥们呢?那些姣美的女同学呢?宿舍怎么突然这么大?一出这倒霉的屋子我才发现,这哪里是他妈的什么狗屁宿舍,活象小镇外的一个粮米加工厂。一个梳着腚沟分的中年头头领我走向一个总机构的大楼下,这狗东西两眼只会笑,并不说话,我三番五次地问他我的大学哪里去了,78千人刹那间都死光了咋地?


     “这里根本没什么大学!狗嘴里还真吐不出象牙来。


       我明明看见刚刚溜进操场深处我的大哥阿龙和我的七弟阿信,当时他们贼眉鼠眼地骑车,突然就屁颠地消失在纸箱大厦里,现在却不见踪影。我又急忙回到大厦,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是一个高大的纸箱而已。

       

       气懵了,真的。


       我放开迷茫的眼睛,一大片又一大片的农田围绕着这里,农田深处可见一两户人家的草房在袅袅地冒出炊烟,我顺着羊肠那么细细牛尾那么粗粗的毛毛道往那里走,干草的香味和牛粪的臭味一起钻进我的鼻孔,我打一热烈的大喷嚏,可还是找不到人,满脑子却是嘿嗨嘿咳等等热火朝天的劳动号子,真象回到雷锋哥哥辉煌的岁月里。我低头看自己皱巴巴的蓝色牛仔裤裹住的两条细腿向前走着,两旁是竹栅栏,不一会一个同样皱巴巴的但却满脸红光的老汉踱来了。


     “老爹,大学呢?  


     “孩子,那不是吗?


 一根肮脏的手指直直地指向北方,我随手望去,两撞高楼大厦还没有完工,一群群蚂蚁一样的人球在翻滚。我如憋了10年的壮汉初进大观园一般直冲向我的大学,近瞧,却又懵得一塌糊涂:这不是我的大学,可这里又是我的大学,那边是教学大楼,那边是街道,可那些树呢?那些年轻的四眼钢牙和那些毛发白皑皑的教授呢?熟悉的哥们呢?喜欢我的郑忆呢?短短的一周能有什么狗屁变化?


“啊……!”


 我恶狼一样地大吼起来,那个皱巴巴的老头翻飞得象掉了腰子的走地猪,阳光使劲地抽打我的神经,气浪热腾腾地弥漫我的视线,一股股灼燃从我的背部涌进,并迅速蔓延周身,我象扶摇起来的什么鸟。


 墙壁雪白,四周安静,电视机稳稳当当地摆在我的视野里,窗台上的君子兰正在怒放。


 可下是个梦!我浑身早已湿透了。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2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