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杨林de博客

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

 
 
 

日志

 
 

【原创】七月葡萄沟  

2014-12-26 17:03:29|  分类: 随笔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胡杨林


【原创】七月葡萄沟 - 胡杨林 - 胡杨林de博客

 

 

      在敦煌的沙漠上埋掉露脚趾头的回力鞋后,我换上在兰州买的那双黑色布面懒汉鞋,一脚就踏进了吐鲁蕃。 


       7月的吐鲁蕃热得真叫火爆,中午的气温高达40,胳膊肘刚搭到车窗上就烫得直叫妈。刚在小旅店安下身,就忙不迭地用冷水浇遍身上每一个汗毛孔。缓过乏来我们就象饿狼一样扑向路边的小吃店,我和明要了两大盘又象豆腐又象粉皮一样的东西,按主人说,须浇上醋、蒜泥和辣子等才好吃,我吃起来觉得凉凉的、酸酸的、辣辣的,不算太合口味,勉强吃了多半盘,而阿明却根本吃不惯。我们买了一个水桶口般大的馕饼,又买了一大堆西瓜、白兰瓜和葡萄,真是便宜得很,都成公斤卖。我学人家的样子,馕饼上放了白兰瓜和葡萄顶在头上,央求着扎着粉纱巾的维吾尔族姑娘与我合了影。以致后来回到北大看照片时,系花郑忆都说那个维族姑娘长得真美,眼睛真大,睫毛真长,而他旁边顶东西的小伙儿有点不配,并说那个维族小伙儿人太瘦,脸太黑,胡子也太长。我只好恨恨地说那人名叫阿米尔,是我的一个维吾尔族朋友。 


       第二天,我和明租了一辆小突突去葡萄沟,在老家听说葡萄沟里的葡萄可以随便吃,只是不许往外带。一到这儿方知全不是那么回事儿。必须先买上两张门票才可进入,而且不准偷摘任何一粒葡萄。说是沟,其实很壮阔。两侧是黑黄色的山峦,夹在其中的则是一望无际的翠绿的河流一样的葡萄树。青烟若有若无,空气清冽,让人顿忘是在咱中国最低的盆地之中。树下清泉荡漾,可见其中一尾尾红红的鲤鱼。而最为耀眼的,则是水泥架或木架上一串串的耀眼的葡萄了,沉甸甸、碧绿绿、亮晶晶的,大串的足有一尺多长,骄傲而诱人地宛如扭动腰肢的西施。在向导不注意时,我和明偷了一把马奶子葡萄塞入口中,好家伙,沁人心脾地凉,令人心醉的甜。我想我如果死了,做个葡萄架下鬼也值得,总比做花下鬼或饱死鬼抑或别的什么鬼强多了,多滋润呀!我和明一边拍照,一边偷尝各种葡萄,有玛瑙一样的圆葡萄,先甜在唇上,后滋润喉咙,最后甜在心里;也有细圆的马奶子葡萄,翠绿得让人怀疑是酸的,而真嚼在口却给人以特别意外的香甜……还有,我简直好象在监狱被关押了10年的壮汉进了大观园直餐秀色,怎还记得那些葡萄的样子是什么呢?呵呵,我只是打个比方,让您见笑让您痒痒您自己活该!呵呵! 


       西部之行的照片一共洗出6卷却独独没有我和葡萄贴脸、亲吻乃至大嚼的照片。也许是光线不对,也许是因为天热,也许真的是因为偷摘葡萄而招致的惩罚吧,我心里有点不是滋味。所幸只留下一张葡萄沟远景的照片,牛气十足的双手抱肩的我,碧绿欲滴的葡萄藤,油画般黑黄色的山峦。郑忆细细看过照片,怀疑地问我那个黑瘦的、胡子长长的,露出细细双腿的阿米尔怎么有点象我时,我笑着对她说,呵呵,还是你有眼力,明摆着嘛,那不是我又能是谁呢?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1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