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杨林de博客

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

 
 
 

日志

 
 

【原创】飞进我窗口的蝴蝶  

2010-08-24 09:11:21|  分类: 随笔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胡杨林  


 【原创】关于“醉态”的漫笔 - 胡杨林 - 胡杨林de博客



很静的夜晚。



 窗外飘飞的雨雪淅沥,越发让这昏暗的夜安静,时间已经缓缓地走向明天一一你灿烂如春天的生日。你说将飞到北海,这大陆几乎最南端的城市,在那个陌生的地方,留下你一道浅浅的痕迹。时空其实无所谓改变,横亘的思想根植于你的脑际,似乎真有那么一点点灵犀在驱动,我在遥远的北方,你在明媚的花城,相连于你我的东西是什么呢?



 飞进窗口的蝴蝶是谁?是多年的老友,还是飘渺的情人?乔羽老先生说得深邃一一那是人与人之间最高尚的、美好的情愫,似乎不大可能用语言准确道出。然而在意会的目光中领会了露出一隅的内涵,该是我们共同珍视的情谊。一起走过的日子不算短暂,却也并非二胡曲般无休止的发展和延宕。让我们快乐抑或让我们忧伤的只是我们的感触。而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它们对于谁其实都是公平的。不同的人从不同的角度出发,以不同的背景映衬,执不同的期待去印证,便使这平凡的日子现出许多看似不同的结果来。于是认定自己是幸运的、不幸的,富足的、贫穷的,健康的、孱弱的……,个体的纷繁多样并不彰显内质的多样化。生活就是生活,其本质是自在而非自为的,人类的发展史,社会的变迁史,万物的生长、繁盛和衰朽似乎莫不遵循这样的道理。  



 人类的文明正是与野蛮的对立统一中渐进发展的,我们在享受现代文明的同时也在深深思考,如何长久保存那些绝美的瑰宝?如何珍藏那些梁祝般的爱情?如何摒弃那些惨绝人寰的悲剧等等……其实,没有了雨雪,便不珍惜阳光的和煦,没有了悲伤,便也体会不到快乐的真正内涵。从这个意义上说,野蛮不啻是一面镜子和火把,它映衬和照亮了文明的内涵和实质。文明和野蛮共同存在于我们人类的精神范畴,其互相间的交战、僵持、此消彼涨以各种外在形式表现出来。恰如人在外界环境和因素的影响下,其思想和灵魂深处所发生的种种变化。所以有人说,人类之于宇宙莫不是刚刚懂事的孩子,他的脚步是稚嫩的,他的声音是细弱的,他的认识是局部的……我们对于生活的感触和感悟其实莫不是一种盲人摸象。我们渐渐长大,也未见得摸到大象的脊背,我们慢慢老去,扔抱着象腿勾画大象的轮廓。认识世界是人类的永恒课题,理智的我们将不会轻易一言以敝之地给予某种定论和划上浅浅的句号。 



 你的生日让我莫名其妙地想了许多,不知道从哪一天起,觉得时光稍纵即逝,正如零点乐队在《向快乐出发》中所唱的那样“时间是一匹忠诚的马,总在零点准时到达。”一天天、一周周、一月月在不经意间悄悄而去。恰如飘飞的蝴蝶消失于冷峻的秋天,又在冬天里瑟缩为黑色的蛹,慢慢期待明年的春天。小的时候总期盼春天的到来,那时我每年都会亲眼看到家乡大河解冻的场景。尽管它远远没有黄河的河水夹带巨大的冰块咆哮东流那样壮观,但是家乡冰河的解冻总会给我带来惊喜和快乐。脑后是春天温暖的阳光,我会细细观察绿草发芽、柳枝展叶的渐变。而今,散步于早春的南湖,发现一池湖水早已是微波荡漾了。对于生活的感知和热爱打了折扣,用工作忙碌、支撑家庭给自己找借口吗?我暗笑自己那些思想的苍白和辩解的无力。



 既然春天来了,我们就在春天里平实地生活。人作为自然之子其实也有四季,任何的矫揉造作莫不是对于心灵的蒙蔽和思想的伪饰。这样看来,我们何不花掉那些拼命挣下来的金钱,驾着自己的车子,或者搭乘公共汽车,或者干脆骑上单车,找一愿意与你同行的伙伴去郊外踏青,去感受期待的生机和绿色,去释放被都市文明几近扭曲和压扁的精神和思想。让自己以一棵大树抑或一株小草的形象,真实地回归到自然的世界中去,哪怕只是短暂的一刻也好。



 愿你在北海快乐地度过你的生日。意象中,我似乎看见那只熟悉的蝴蝶,脱掉冬天的蛹壳,翩翩飞进我期待的窗口。




  评论这张
 
阅读(369)| 评论(6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