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杨林de博客

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

 
 
 

日志

 
 

【原创】关于“醉态”的漫笔  

2009-06-18 18:11:32|  分类: 随笔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胡杨林

  

      有个著名的家伙曾经这样对我说:“在真理的缝隙之间,我想竭力作出一种醉态。”说真的,当时我还真被他的箴言懵得一塌糊涂,现在想来却实在是没什么,只不过是他做人的一种方式罢了。

        从板桥时代到如今的屁颠时代,笔者实在难以考据有多少自以为是的家伙嘶鸣出此类异曲同工之叹。然而作为种母题的延续和枝蔓,便可从歪歪斜斜的字缝当中,找到那些几乎一成不变的东西。是的,我们的电影大概总离不开伦理和说教,我们的自然也总是存在于古代和梦呓,我们的文人可以当酒厂当醋厂的老板,我们的大学生没有创意却有老人般的智慧和世故……不一而足!

       说醉态的那个家伙,据我多年临床观察和分析来看,其思维方式还是逃离不了“做人”和“面子”。又是哪个我喜欢的家伙对我说的“人活着就是面子问题”呢?国人的人格构建当中具有他人成分,因而也就产生了在别人面前做人的观念。的确,“做”一个人和“是”一个人可是两个相反的观念。“是”一个人就是面对自己,也就是必须以自己的本来面目在世人面前出现,在世俗关系当中保持自己人格的完整性。而“做”人则是为了别人才去“做”一个人为的角色。有时为了自己的面子而“文过饰非”,爱好“门面”且不得不以人工美化了的面貌流连于大众。进而言之,对于世事来说,是用谎言对“事实”进行整容手术,有时甚至达到编造故事的地步,“大跃进”是这样的,某些嗲作家和明星也莫不如此,其目的是将平凡无味的日常生活戏剧化,那是否荒诞就是所导致的结果之一呢?这种戏剧化的作秀态度假使延伸到人的方面,就变成了在别人面前的自我美化和自我提升――它包括一种要强好胜的、不甘示弱的成分在内,比如如下症状:很注重自己的仪表和外形,以故意越轨的行为来彰显自己绝对不是循规蹈矩的、听话的、没有个性的人,非常意外地却暴露出将自己抽离现实生活的层次,而将自己置放在一个夸张的层次上的心理和思维倾向,这种倾向,是否应该思索为国人对压得过低的现实生活的一种精神补偿呢?况且这种主张非常切合国人喜爱做人和爱面子的心理。

       
       中国的酒对于世界的贡献着实不小,但是其贡献之大的另一方面却在于它已经成了国人追求醉态实现人性的一种假借,浩瀚书海,我偷窥到英雄和恶棍大概都离不酒,无论是行者武松抑或恶棍牛二,倘使没有酒,便做不得英雄也成就不了恶棍,然而作品都是谁写的呢?爱酒的文人啊!于是我想起了“竹林七贤”的刘伶之醉以及他对书童说的“死便埋我”,也想起今天说箴言的名人之醉等等,是否醉态已经演绎成为国人洒脱和酷毙的代名词了?我不得而知!

       “别学中国人!”

       日本一企业的工头在工人偷懒和不按规程工作时是这样骂的。小日本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这样欺凌和瞧不起国人,光气愤就解决问题?还有,据说某地因为去了诸多大陆人使犯罪率出现上升趋势,还有呢,大陆的大学生们总是拿着父母的血汗钱喊自立……

       看来,醉态的出现和蔓延并不是只因为酒,没有酒的醉态其实更多。可怕的是,当今世界诸豪强好象都是在比拼科技和内力,不大允许在精密的轨道上作粗糙的行驶,也就是说不大允许醉态的出现,在WTO高速公路上,酒后驾驶不是被罚款就是被吊扣执照,翻车、撞人惹出命案也许还会去“巴黎”风光一下呢。

当心!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3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