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杨林原创文字与摄影

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日志

 
 

【原创】每天进步一点点(羊城散记之一)  

2009-04-14 12:06:15|  分类: 随笔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图/胡杨林


【原创】每天进步一点点(羊城散记之一) - 胡杨林 - 胡杨林de博客


 

 这里的夜并不安静,尽管喧闹声弱于白天。街道、店铺开始张灯结彩,羊年在尘嚣中慢慢即将淡出我的视野,似有缅怀和离别之味,岁月之刃早已刻下新的年轮,新的一年不可遏止,滚滚而来。 




       珠江夜色阑珊,灯光璀璨。江水脉脉,波澜不惊。霓虹妆点的游船花枝招展,两岸高楼被灯火掩映,确如海市蜃楼。微风掠过面庞,烟缕如舞,游人南腔北调,心绪却不尽相类。 




       冬月无雪,浑如晚秋。只有芒果叶子,盖因肥大而厚重,且负点染冬天使命,总是“啪”地一声直落下来,惊吓匆匆行人。即便阴霾雨天,那叶片还凸现于泥洼,针一般的叶柄直刺老天。楼宇在阵雨中抖擞精神,争抢显露属于明天的风华。城市到处还是单调的绿色,气味比晴天倒好,只是总想家乡的雪。


 

       童年似在雪中度过,听老辈讲,东北那时多雪,老虎、狍子经常于村边森林出没。早晨醒来,推开厚重屋门,外面早已是银白世界,连栅栏粗大的木头尖顶也已积雪,确如馒头般大小。晾衣绳似已缠绕棉絮,温柔且弯弯地垂于眼前。麻雀更显灰黑,山雀更加斑驳,惶惶寻找半日,却无栖身之地,只好惊叫着掠过宫殿般的屋脊。父亲早挥木锨,热气腾腾地清理雪道。我戴上厚厚的手闷子,带子挂于脖颈,急操闪亮军用小铁锹,忙帮父亲清雪。父亲略一擦汗,脸带微笑,慈祥注视我的一举一动,爱便在这雪中蔓延。昨日与父通话,知今年冬天虽不寒冷,但新置暖气并不好烧,家中温度不高。劝戒父亲早日来穗,始终不肯。父母年岁已大,顺其性子或许更好,只是略有担心。 




       慢慢沉思,人同万物,季节嬗变,根本却驻。文化、血脉皆源出于根,外露一隅,内藏却深。顺其叶脉,似可寻根。然万事皆尊规律,人为破坏,便将遭受自然惩罚,如果子狸、禽流感、天然气井喷、淘空煤矿地面裂痕等等。所谓修养,似也应当顺其天性,后天补之。倘若反其道而行之,唯恐SARS、HIV轰然而至,待识其理,恐已晚矣。知识的积累,文明的进步,不知以多少创伤和悲剧为代价。所谓英雄,我且以为悲剧意味浓厚,盖因其直面未知和磨难,飞跃雷池,虽与常人终极结果相同,然勇气换来悲怆,碎骨镶嵌历史,恰若蚩尤、屈原、岳飞等众。 




       酒为尤物,少则不妙,多为墨猪,不多不少却没激情。以上文字,算作心情偶记。再过几日,猴年便轻灵而至,谨此送别碌碌羊年,寄语脚下混沌新年。想岁月不偏不倚,胡椒面一样撒于诸人——富翁与乞丐,宝马与牛车,丽人与丑女,英雄与小人,心怀早已释然。胡杨林老汉在此作揖,拱手相敬网易诸友,恭祝健康安乐之余,心愿不必繁多,借用大佑兄暧昧文字为寄: 




     “每天进步一点点!”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52)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