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杨林原创文字与摄影

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日志

 
 

那个女人为什么哭泣?【原创小说】  

2008-09-23 22:26:49|  分类: 小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胡杨林


 那个女人为什么哭泣?【原创小说】 - 胡杨林 - 胡杨林de博客

 


仲夏的一场透雨,总算是浇醒了郁闷的心。蓦然回首,那些灿烂的日子,如雨后的城市一样朦胧而遥远。渐渐地,风也停了,城市在即将来临的暮色中有点仓惶,就象那些一手提着裙裾,一手擎着雨伞的漂亮女人,忘却了仪态的程式,一溜小跑地回到她们各自的家里去。 




  她瑟缩着身子,瘦削的肩膀让她显得楚楚动人,黑亮的长发被雨淋湿,竟然有几缕贴在苍白的面颊上,她大而晶亮的双眸此时有点失神,她紧紧攥着伞柄,脚步迟疑,象是做错事的孩子,扭怩而不安。行人偷偷地看她,她则丢给路人以母狼般的眼神,怨毒的目光刺得行人纷纷逃避,她却莫名其妙的开心起来,路灯闪动的时候,她心酸的眼泪终于止不住地流下面颊,望着远处的万家灯火,她的心似乎游荡在荒野,她苦笑了一下,凄凉便弥漫了这个雨后的城市。 




  她怔怔地向前走着,这条熟悉的雨巷镌刻着她少女时的痕迹,一直到今天,那些烙印还不时凸现,象是斑驳的照片,已经逝去了妩媚和灿烂,剩下的只是缅怀和无奈。她于是过早地开始怀念,那些无休无止的怀念总缠绕着可怜的她,更让她渐渐变得衰老起来,浅浅的岁月流痕已经在她的眼角闪现,尽管她刚刚25岁。 




  不经事的她却不愿承认自己在悔很,记得她崇尚恬淡,在安静了大专那3年寂寞的时光后,竟然挥霍起自己来。于是她的性格开始向两极发展,白天的她青春激荡,夜晚的她却用失落和迷惘去补偿,在那种夜与昼的交替中,她的情愫象秤砣一样前来后去,她真的担心哪天不小心秤砣重重地掉到地上,凹陷的生命便会突然失重。 




  她的男友很多,性格迥然不同,但是在她心目中无甚区别,她已经视他们如符号,而她自己才是方程式。她不愿意去想这个并非复杂的方程式是否有解,仅仅凭感觉,她就能知道他是否会给自己以好莱坞女主角般的惬意。终于有一天她成为这个城市最耀眼的主角,一家杂志上刊登了她的大幅玉照,她瘦削的玉体横陈,竟然在暧昧的灯光下变得非常性感,市民们街谈巷议,而内容往往是她,到处充斥着她的流言蜚语。她昂着骄傲的头颅,玫瑰色的高跟鞋哒哒作响,让这喧嚣的城市更加虚假而飘渺,到处是纷飞的泡沫,若涡轮搅动起平静的海水,只是旋涡中不时泛起肮脏的油花,玷污了这曾经是蔚蓝的世界。 




  她在一片艳羡中度过了她生命的夏天,过于浓重的红色让她和这个夏天变得焦躁,象用浓郁的水彩写意夏天和夏雨,然而结果往往流于工匠制造,并非我所喜欢大师级随意点染的远山淡水。 




  她是我的邻家女孩,我谙熟她璀璨的故事,但在内心却莫名地预知她的将来。出乎意料,我竟然见证了她从辉煌的极致走向没落的边缘。我的感觉是,和她如同是偶然坐在一个车厢的旅客,旅途上相濡以沫,但在一个没人知道的深山小站,我终于到站了,于是我有些无奈地向她挥挥手,她略略怔了一下,悲凉只倏地在她的眼神中闪现片刻,她随即与刚刚上车的又一批旅人打得火热,车厢里献媚的话语和她夸张的笑声在一阵汽笛声中彩蝶一般随风而去,越来越远。 




 
   我如释重负,燃起香烟,如在太空中苦熬了一年的宇航员终于回到了坚实的大地,踏踏实实地向我心仪已久的大山深处走去。我的身后,她和她的列车风驰电掣,最后消失于炎热的妩媚之夏。我却被一个真实声音缓缓地告知:



 这个夏天,无故事。





  翌年的夏天,我在首都机场转飞机去西安时,在川流不息的人流中,我又偶然见到了她。让我吃惊的是,只有26岁的她竟然衰老得一塌糊涂,她的眼神一片迷惘,瘦削的脸只剩下一个窄条,这让她的眼睛更加大而可怕,她挽着一个大腹便便的老外,笑的时候眼睛故意睁得很大,那情形让她看起来多少有些滑稽。我于是想起我喜爱的刘索拉的《你别无选择》,作品中孟野的女朋友的样子应该跟她差不多,印象中孟野的女友是名牌大学中文系的才女,她不仅喜欢用剪子剪碎她不喜欢的一切,最终也会将孟野也一剪子一剪子地剪碎。更有甚者,每看过外国一部影片,她会整整一星期都沉浸在悲伤的女主角的戏中,我总记得她披散着长发,经常突然一耸肩,大声对孟野说:



“为什么?为什么?” 



  
  她发现了我,吃惊是难免的了,更多是难以启齿的回避。她微微在心里向我点了点头,算是对所熟知的老友的一种默许,她这种习惯我好象很了解。然后她挽紧老外T恤中露出的毛茸茸的手臂,哒哒的高跟鞋径自响彻在通往空中客车的悬梯上,她的身后,飞扬的丝巾把她妆扮得象一匹脱缰的野马,你看她肋生双翅,即将在湛蓝的天空中飞翔。她的飞机刚刚起飞,我便发现天阴暗起来,机场的酷热被一阵突然袭来的风吹得无影无踪,夏天的第一场雨就在我的亲身体验中失望地下了起来。 




  那雨究竟是谁的泪呢? 





  评论这张
 
阅读(484)| 评论(53)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